只吃竹笋的枕头

枕头。
清水向写手。
主leo司/浅羽双子/黑式
副泉司/双黑/真遥
以上。

橘色薄毯.

一块水果糖。
Ps.大半意识流。
——————
原属于头发的朱色滴落下来,在指肚上晕成一团团化开的浅粉色,司打了个哈欠,恍然意识到在这刚刚下过雨本不温热的午时圈住他的这片热源,是属于一个人的。但他还很困,眼睛将将眯成一条缝,在并不清晰的视线下捕捉到了那团再熟悉不过的亮橘色。下意识地伸出手来凭感觉去触摸那团橘色,手指半没进柔软的发丝之中,那晕染开来的浅粉色也同橘色融合在一起,将对方体温给予他的安全感渐渐放大,于是那将将揭开的一丝光线也暗了下去。
Leader大概又是昨日熬夜创作了吧,对于我做的这些竟毫无反应。司合着眼睛这样想着,仿佛能嗅到从leo指尖散发出来的五线谱纸墨的香气,还有马克笔的刺鼻气味。那个看似随意实际上专心埋头寻觅灵感的身影在司的梦里本就出现了很多次,此时此刻比那身影还要清晰的竟是他那双比月光还要闪闪发亮的翠色眸子。 那里面守着些已经陈旧不堪支离破碎的物什 ,然而更多的是对如今信仰无比坚定的渴望。当然那也正是司所一直不停追随的东西。
他无比依恋这个疲累却温暖的怀抱,以至于他不愿去叫醒身旁那个酣睡不止的人。可另一面他仍是顽皮如孩童般想让这位满是才气骄傲无比的国王大人多多关注他 ,这样的想法从第一次自告奋勇去找不知道跑到哪儿去的leo开始就逐渐强烈起来。这甚至动摇了因为在意他与另一位银发前辈的深厚羁绊而犹豫不决的心思。
——于是他想要去开口叫他的名字。
然而第一个音节都还没出口,拥着他的狮子便像是察觉了什么一般悠悠转醒,慢慢睁开那双漂亮得不得了的翠色眼睛微微张口打了个哈欠,半露着那颗小小虎牙倦哑地笑着开口:“suo已经醒了吗 ?....——让我猜猜,你刚刚,是想叫我的名字吧。”被猜透了心思的司慌慌张张起身想要逃走却被leo一把带回怀中,少年温紫色的眼底映出对方得意而可爱的笑容:“什么嘛,竟然会不好意思啊?明明我们的心意已经相通了——” 他俯下身去吻住司的嘴唇,灵巧的舌头在口腔里同司的舌头纠缠,在这连尘埃都缓慢飘动的空间里两人仿佛在合唱一首只能彼此才能够听懂的歌。
直到司的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那点还恋恋不舍缠绕在精神上的困乏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leo才松开他,重新将司拥入怀中。
“没关系,想叫多少次都可以。
  ——因为suo你,是我的救世主啊。”
[那块橘色的毯子轻轻盖在少年的心头,被满满的柑橘香气围拢,宛如晨起时半明的日光所带来的那样的安心之感,无论多久都无法忘怀。]
                                          ——end.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