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竹笋的枕头

枕头。
清水向写手。
主leo司/浅羽双子/黑式
副泉司/双黑/真遥
以上。

#睡着的隐士#『小短篇』


我要唱什么样的一首歌能使飘雪的天变晴呢。
云上的精灵叹息我遗忘道路的速度太快,
用微小亮白的雪花化成的水滴溅在地上给我带路。我合上双手微笑着感谢。
那位身着灰袍的隐士在礼拜堂的角落睡着了,
苍白的看不清是衰老还是依旧年轻的脸。
我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我的爱人。
我把愤怒和疯狂安放在生前那个自己的坟墓内,为她献上一束被雪水打湿的百合。
大火烧毁了俄罗斯城市的遗迹,
我只留一双墨绿色的眼睛注视其余的都冲进那火光中让肉体燃烧殆尽。
那个时候我还没把长发扎起。
躯壳剥落了一层又一层,
还是看不见写好藏起的字条。
是不是你为了赎罪把它撕碎扔进了嘴里咀嚼?
他如此疲累以至于忘记了今日世界的摸样,
他忘记了这不是他该出现的地方。
我袖口别着的雪绒花还没有枯萎,
所以..还能不能再见你一面?
我怕是等不到这年夏季的开头了。
因为北方的夏日不愿离开它冬天的恋人。
那位隐士朝我苦笑,
他问我为什么他自己拯救不了一个失魂落魄的人。
我什么也回答不了。
我只能把他拥入怀中替他挑去挂在袍帽上未化的结霜松针。
上帝又听不见我的祈祷了。
他说我不务正业要再让我死去一次。
我说好啊。
我下辈子也想当一位隐士。
但我心中的光明不会消失。
它们比阳光的中心要灼热,比您的圣光要明亮许多。
您爱世人,我爱人世。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