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竹笋的枕头

枕头。
清水向写手。
主leo司/浅羽双子/黑式
副泉司/双黑/真遥
以上。

#凉灼##双黑#

...这次全篇意识流。要动手写双黑真的好苦手啊。
以下正文——

空中漂浮的鲸鱼一定是梦中的事物。中原中也这么毫不怀疑地认为。他一个人站在雨中,冰冷的橘色灯光轻易地将视线灌满的雨水烤炙。橘红色的雨水击打在手背上,那灼人的热度却如此真实。他想起曾经太宰治还和自己搭档时的日子,嘲讽无处不在。那家伙泡女人时脸上的笑容一次都未曾对他展现过,只有恰如其分的骄傲和巧妙隐藏的深深冷漠在他的周围形成一层毫无意义的屏障,使他和太宰治之间有了那么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
  中原中也打了个寒颤,微微皱起眉头。记忆中太宰治说认真到皱眉的自己竟有那么一丁点让他动心,完全不像是他那种人会说的话,真是恶心。稍稍远离灯光的雨水恢复成印象里的深蓝色,被还未沉睡的夜色完整包裹。他微微凝神向远处的城市望去,如同一张刚刚完成就被毁坏的油画,模糊之中的扭曲感使图景有了一种病态的美感。
他感到有些疲倦,便缓缓合上了眼睛。
  他不是个恋旧的人,更不在意身边的某个人离开了自己会改变些什么以至于让他刻意去关注。但是那个离开他的人是太宰治。由于侦探社新来的一个成员让黑手党和侦探社又联系得紧密了一些,有关太宰治的消息又时不时在耳边流走。反正那家伙肯定又是无时不刻在泡女人去寻找他合适的殉情对象,想到这儿他嘲讽地冷笑了一下。
   忽然他感受到了脸颊上突兀的温凉,那从眼窝处滑落的液体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更加猛烈地烧灼着苍白的肌肤。中原中也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满腹疑惑最终定格为没有思想的冷静漠然。
   自己就这么思念这个一言不合就离开黑手党的混蛋?嘴唇微抿,他清晰地感受到了胸腔正被雨水侵蚀的寒冷。心脏绞紧的疼痛感让他在雨幕中快要无法呼吸,他的眼前像是走马灯一样不断播放着太宰治的每个笑容,每次说话的内容,和嘲讽自己时的模样。他找不到太宰治对自己温柔的回忆,他明明心知肚明却不知疲倦地一遍遍寻找。
..我是要死去了吗?出现了走马灯这种东西。
“太宰..”脱口而出的名字带着快要溢出的疲倦,中原中也的嗓音太过沙哑以至于那声音仿佛是在低语。
他倒在一个更加寒冷的怀抱之中。
“中也,你还不能死。”他听见一个很熟悉却温柔得陌生的声音。那声音近在耳边。
中原中也再次合上眼睛。
原本就是个梦吗。
                              end.
——啊啊啊啊渣渣文笔qwq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