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竹笋的枕头

枕头。
清水向写手。
主leo司/浅羽双子/黑式
副泉司/双黑/真遥
以上。

凝甜。[浅羽双子点梗]

双子甜粮。大家好我是枕头我又来开坑了。
这次的文的三个关键词:苹果软糖.扇子.笔记本
大概接近千字了吧。[笑]
以下正文——
  佑希梦见了小时候的一个夜晚。月亮像是喝醉了般掉进似墨黑的夜空中打了个转,柔和的光线笼上一层淡淡的灰色,如同张开了一张巨大的网,将城市和星辰也隔离开来。于是在几乎看不清手指的夏夜里闷热和蝉鸣被数十倍地扩大,压缩蒸腾着空气中的水分,原本刚下过雨的天气又立刻被饱胀的烦躁感充斥着,堆满大街的每个角落。他记得那是父母仅有的几次争吵中最厉害的一次。父母原本都是很温和的人,吵起架来自然也不大动干戈,只各自孤傲地拖拽着时间,被强迫拉伸所带来的紧绷感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悠太就在那时起身,拉着他冲出家门。他原本微红的眼眶也浸润在黑暗之中变得干涩,眼前唯一能看见的灯光便是远处小卖店的一盏旧灯。悠太奔跑的步子极快,他跟着跌跌撞撞地跑着,穿着蓝色凉鞋的脚丫一不留神就踩进一个水坑里。细碎的沙石搅着突兀的冰凉挠着他的脚趾,那笨拙中就又多了一分摇摇晃晃。老人开的便利店在夏天是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灯罩下的灯泡边围了一两只蛾子,执拗地冲撞着光源。那时他够不到柜台,悠太勉强能把到边缘。只能看清他指了指柜台一处,婆婆笑着点点头接过他手中的硬币,递给他一点东西。佑希记得那是悠太原本留给自己买冰棍的钱中的一部分。
    悠太松开他的手,借着光线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他的手心。透明的包装纸们的上面画着一个个小小的笑脸,里面包着一团团晶莹剔透的红。“苹果味的软糖哦,很好吃的。”佑希把其中一个的包装纸打开,把糖果放进嘴中咀嚼。现在想来只是人工合成的食物在那时却真的尝到了苹果的甜香。软糯的口感让红色在舌尖仿佛融化开来。“恩,很好吃。”佑希抬头去看悠太的脸色,才发现他微微苍白的容颜上,眼角有细碎的光在隐约闪现。
    佑希缓缓睁开眼睛,从茶几起身,胳膊上有笔记本一角的红色印记。天色还早,屋里有些微闷,他顺手拿起竹制的团扇想出去吹风。刚刚推开门他犹豫了一下又折回来,在桌上的笔记本上用铅笔勾勒了一阵,而后放下笔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出了门。
   悠太所在的茶道社团有新成员参加,他陪着品茶一直忙到黄昏。跟社长打了招呼后匆匆跑回家里。父母正出差,他还有做饭的义务要担负。“佑希?”想敲敲家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不由得皱皱眉嗔怪了一下自家弟弟的粗心大意。他环顾四周发现茶几上有一本摊开的笔记本。他走上前去,笔记本正被打开的那页用铅笔卷起了一个角,米色的纸页上有着用简笔画画法画出的两个少年。兴许是看漫画看久了的缘故,那两个少年的表情刻画得十分生动。尤其是,对面少年眼角的淡淡泪痕。
   “佑希是..怎么了?”他喃喃自语,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悠太——你在偷看我的大作哦。”身后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
     “佑希你——”悠太无奈回身想教训一下爱搞恶作剧的弟弟,明明只是恶作剧却让他担心不已 。然而视线被团扇突然遮挡了大半,嘴唇被软软的东西贴了一下。他有些生气了,却在张嘴的一瞬间吸进一股苹果的香气。
   “真是的,原来悠太不记得苹果软糖的事情了吗。只让我一个人在梦里想起这件事情自己却不负责任地忘记了,真是自私呐。”恢复过来的视线正对上佑希清澈的眸子,悠太看见了那个年幼时带着泪痕却故作坚强拉着弟弟就跑的自己。
  “啊啊,我记得的。”他重新露出温柔的笑容,伸手揉了揉佑希眼前凌乱的额发将他搂进自己的怀中,在佑希的耳边低语道,“还开着窗户趴在茶几上睡觉的话,会着凉哦。”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