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竹笋的枕头

枕头。
清水向写手。
主leo司/浅羽双子/黑式
副泉司/双黑/真遥
以上。

未吟苍季

沾了一手寒凉,
脚下枯叶海苔般,
用黑色的凝固呼应瞳孔。
嘈杂歌声腐蚀唇角余温,
那心脏里跳动着的滚烫,
烫伤了一手凌乱的倔强。
你走吗她问我,
汗水黏连着凌乱的呼吸,
用沉默回应梦里融化的吻,
我说不出任何,
我说不出什么季节里对应的词藻,
她说你为何不去唱歌。
把白贝卷成吹响遥远的号角,
那孤独的城镇在白雪覆盖下苏醒。
我吟不出任何。
丢了温柔,丢了执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