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竹笋的枕头

枕头。
清水向写手。
主leo司/浅羽双子/黑式
副泉司/双黑/真遥
以上。

来个混更xd今天刚写的

#白蚀药#
那瓶维他命水我没喝完。
声波微微敲击那被塑料墙壁隔绝的,仿佛被冲淡了的石榴色的海。
我摘下腕表,它掉在白色的药片堆里,很快融化到只剩下指针走动的声音。我不知道我有多久没休息了,空气中的水汽把我的皮肤泡皱,我把视线微微调暗,你在那细小一条的氤染之中牵着我的灵魂向远方走去。你哼着我觉得熟悉得不行的旋律,可我听不懂你在唱什么。你用口型告诉我的好像是温暖,温柔,爱,执着。
于是我的灵魂停下脚步,盘腿坐在松软的白沙上。我想细细听你唱完,我的灵魂说。
你的声音像什么呢。像老人手心里的一簇阳光,慢慢平展开来像毯子一样盖在身上。像有些年头的底片,在那去世的光阴里少年的笑脸,不再发光却保持着充足的暖意。像晾干之后的橘子皮,摸着粗糙却散发着香气。于是我也跟着哼起来。
可惜我的嗓子已经哑了。像喉咙里塞满了海盐一样,那单个的音符仿佛裹着沙尘从千里之外匆匆赶来停滞一瞬的旅人。
“我最喜欢你沉默的样子。”她止住歌声借着风托给我一句话。
我的灵魂微微抬起头,有些迷茫。
“因为那样你就不会如此疲惫。像一张被相机拍摄之后的图像一样。”她轻叹一声,“我那样那样爱你呀。”
我这时合上那最后一条缝隙,嗤笑一声掉进白色的洞里。
那句话掉进嘴里咀嚼就像难以下咽的药片,却在慢慢腐蚀我的舌头,口腔,最后是那双深绿色的下着雨的眼睛。
“你刚刚唱了什么?”
“是你呀,那是,你呀。”
“那真是..真是,非常苦涩的,非常苦涩的。”
   非常苦涩的。
                                           end.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