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竹笋的枕头

枕头。
清水向写手。
主leo司/浅羽双子/黑式
副泉司/双黑/真遥
以上。

#海炽灯##中短篇#

大家好,你们的挖坑小能手枕头又来了。
这个脑洞是半年前就想好的了,但一直没有酝酿好心情去写,借着今天带着些许忧郁而安静的心情开头。hebe视走向决定。大量意识流预警♜
讲述的是,两个画家的故事。
以下正文——
“透过那扇窗,可以看见被日出映暖的海。”
抱着吉他的旅人为鲸鱼而歌唱,有些粗糙的指尖灵巧地拨弄着琴弦,随波浪摇摇晃晃着传远的旋律被蓝色的剔透包裹,或是变成了贝壳里最大的那颗珍珠,或是化作了海底桔红色的礁石。穿着蓝白相间条纹大衣的灯塔孜孜不倦地为渔夫和水手照亮返航的路,银白色的游鱼在海上,它们的鳞片闪闪发光。
司小的时候在童话书里读过美人鱼的故事,他并没有因为这美丽动人的爱情所感动,而是对那随太阳飞走的泡沫痴迷万分。他那双温紫色的漂亮眼睛就像是刚从海底捞上来的奇色珍珠,泛着浅浅一层水光,剔透明亮。
去年盛夏的一个夜晚,因为前夜淋了一场大雨的司连着发烧了三天,从那以后体质变得不如从前,学业也就暂时搁置了下来。家里人建议他去外面走走就当是疗养一下,司也没有拒绝。原本以为会是去边陲小镇一样的地方,坐着轮船一觉醒来鼻腔却被咸涩的海风充斥着,他透过玻璃窗,缓缓睁大了双眼。
波光粼粼的海面着起了一层冰凉的火焰,海鸥在头顶盘旋飞翔着,正值黄昏的天空所染上的浅紫和橙红融化在海平面上,像是外婆刚刚烫好的枫糖浆。凉丝丝的风轻轻抚过他的衣领,让司不由得舒服地合上了双眼,全身心地感受吸收着这温柔得让人放松下来的气息。
“我和这里一位年龄较大的老先生有比较深厚的交情,不过也有两三年没有见面了,听说他有个小孙子,跟你年龄差不多大,和他在一起你也会比较放松吧。”父亲的话淡淡地随海风送达到司的耳朵里,司点点头随父亲的脚步向沙滩尽头走去,却走了没多大一会就停了下来。
“..不是还没有到小镇吗,父亲?”他有些不解地顿了顿,却看见父亲朝他笑了笑,左手指向仅几米之外的一栋两层小别墅。
“那里就是老先生和他的孙子的住处了。”
司透过温暖的风帛看清了远处的小别墅。
——那是,一座白色的迷你城堡。
                                                   TBC.
[ps.司ooc了请见谅噢x争取下章让小国王出场(*¯︶¯*)]枕头爱你们。

评论

热度(7)